《论教宗公山虚存了多少风炎文物及其延伸的相关讨论》(大雾)

     《捭阖录》里说项空月有一枚当年李凌心用过的血玉棋(该棋在第三季《杀人阱》里也出现过确实本尊身边物件无误),并且现场拿来怼了幽长吉,连鉴于月亮是公山虚的亲传弟子,可以说是公山老师送的月亮风炎文物那很可能了(毕竟公山老师在那个年代关系很特殊),官方也盖章说项空月 吸取老师的教训谋定而后动(哪儿叫他老师是个老赌棍呢),那么公山给项空月这枚故人的血玉棋是不是也有警示他好好想问题不要学老师老赌棍要谋定而后动绝对精准的意思呢。

         而项空月身上另有一物也很有意思——蔷薇皇帝当年烧掉的cp乐谱的另一半《诺衣》。历史上《诺衣》又众所周知被蔷薇皇帝烧掉了,只有另一半节《破阵》在云中叶家那里被传了下来,每次出征前拿出来秀一下,至于叶同修有没有私下在帝党圈内舞过就自行意会了。那另一半儿舞谱怎么来的呢,月亮作为一个寿命很神奇的生物(……)寻遍九州找到《诺衣》的蛛丝马迹也不是不可能,但这概率当真比后一种可能要小,这种可能就是公山虚只教给他破阵舞而以项空月的才学和多年来积累的各路杂学经验自己把另一半补得八九不离十;还有一种可能就比较八卦了,当年风炎皇帝无意中在资产继承表里发现了《诺衣》的副本,拿出来内部share了(毕竟根据《捭阖录》的剧情叶雍容也认出了《诺衣》,虽然外界知道叶家会破阵舞,但要叶雍容亲眼识别诺衣,那也得有点前代铺垫的,除非叶家一直拿的就是全套只是为了避讳皇帝只学了男步的部分),或者皇帝当年发现的是残缺版的《诺衣》后续让人给补上了,再说八卦一点,蔷薇公主姓阴,官方虽然没明说,但阴邈会不会是一个阴氏天罗呢,天罗阴氏一族特技就是秘术和媚术,而拿到残缺舞谱没有办法的皇帝最后却补全了这谱,那《诺衣》会不会有种可能和天罗步伐有异曲同工的地方呢,这时候估计除了皇帝媳妇和他家大舅也没别人能帮忙了,以上没完全事实证据只进行了部分可能的推断,多余的就不说啦。

       这里说到你九州有个特别有意思的地方,不管未来是立场撕逼分手生死永隔,其中一方总喜欢回忆下回不去的时光,我们是不是可以在这里说大教宗公山虚很可能也不例外呢?(项空月:老师!我要风炎皇帝的那个!   公山虚:妄想!(扔给月亮一颗血玉棋子)),可能那颗血玉棋还是当年帝师和李将军下棋的时候赢的呢?公山虚去收集以前的遗物概率并不太高,九州的特点之一便是那些年的东西一直留到人森的最后几年(默),不问未来的方向与归路只愿它都曾活在我们的记忆里,除了那玫血玉棋(《诺衣》就不衍生了,这来源确实可能太广,不过真是帝党内部传出来也不奇怪,毕竟……咳,请前面),推断下公山虚可能还会有什么奇怪的收藏呢?比如……

     1.   苏瑾深的头颅(大雾),官方结局是游首十六国并没有明说苏瑾深被砍下的头最终去了哪里,基本是个头颅失踪的结局了,但也可能《捭阖录》如果填坑了会有什么奇怪的惊喜

     2.从谢孤鸣家抄出来的一大堆风炎官方周边,同人戏剧话本周边等等,官方盖章谢孤鸣生前收集了很多风炎魔豆们的各种料,以姬野都能在雪地里看当年的旧画这种后车之鉴,公山虚抄了一大堆风炎周边的可能性还是有的,不过以原作的尿性如果想抄收谢孤鸣家的库存得跑的比谢玄快点才行,毕竟抄了谢孤鸣的库存首先还能造福的是离国上上下下无数风炎粉(你事后找赢无翳要周边你确定他会给你?)

     3.虎牙枪的另一个枪头(可换装备,这梗来自 @隔雨。 ),当年和姬扬一起屠龙破关留下的,可能存在另一只虎牙的枪头被公山虚从彤云山的雪地里捡走了,所以威力不够曾祖手里强不是姬野的错是枪头不对!(f**k!)

       (项空月:大都护,我有一个替你换装备的机会我没有争取到(大雾))

      4.苏瑾深的一手战争手稿若干或者真亲笔苏注版《百战韬略》。雷碧城曾说他和他的师兄弟比起来,他是兵法学的最好的一个,而在你九的世界里,苏老师得手法是官方盖章的后世无人不学苏,那么与那个时代那些人有着特殊关系的公山虚会有一手内部资料也不难吧,作为狮牙会的灵魂,公山虚和作为狮牙的大脑的苏破军有军政交集那是很正常的事,想想在大雪纷飞的日子里项空月和三碧一起看着苏将军的参考书还是挺和睦的场景(……)

       5.复刻版《兵狼之卷》,不是原迹,被默写出的,而且还不全,一节一节的基本属于除了保存和偶尔炫一下,一般人别想读懂,但上面还有有很多批注解释什么的看起来蛮珍贵的(隐藏剧情有点多)

       6.《诺衣》……不说了,说多了太八卦了。

    

 

评论(1)
热度(20)
 
 
 
 
 
 
 
 
 
© IW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