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梗】如果谢孤鸣当年是个帝党3

12.二度相逢
        
         军医柳先生静静地看了青年好一会儿。
        "不昨天才出去吗,今天又来了……"军医打着碗里的金创药膏,白了第一个进来的军士一眼,背后两个军士正抬着被打晕的谢孤鸣,把他背朝上放病床上。
        "今天又打了?!"一把剪开那团血肉模糊的衣物,柳先生家承世代军医,天启的大人物们如何勾心斗角他并不关心,他现在只是个医生,"我才医好他,今天他又给打这么重,要他死啊?那何必半死不活扔我柳某人这里,直接打死了让柳某验尸得了?!"
  
        "柳先生你可知,这家伙还真有些硬气,前些时日做了点事得罪了会里一众兄弟,大家还待他知难而退,结果那天他去找左将军请教骑射,按那边的规矩没完成是要棍罚五十的,他才挨了五棍就晕了……"

         "然后就送我这里来,那这次呢?"柳先生扔掉已经被他剪坏的带血破布,端着一只钵盂似的黑碗开始捣药。

         "他今早又去上将军那里请罚,说剩下四十五棍是如何也要打完的,这是左将军那里人人奉行的规矩自然没有为他一个人就特赦的道理,结果上将军说既然是左将军那里开的罚,那便由他那边打完吧,没过一会儿,骁骑卫那边就来人了,四十五棍,在场的兄弟们都看着呢,真是打完了才昏过去,这次我都真觉得他像条汉子了!"
           柳先生只怪眼一翻,挥手驱赶军士们赶紧离开别打扰他行医。之后他抄起一勺粘稠的膏药拍在谢孤鸣受伤的位置,病床上的人突然吃痛地惊呼一声醒了过来。

           "知道痛就好,至少没被打废,以前有个骁骑卫的兵犯了错五十棍打下来,涂药都没反应,之后在我这儿一躺就是半年!"柳先生熟练地上好第一层药一会儿便把干净的被单给他盖上。

           "你……不懂,我就算被打死……也得……去,不然以后……苏将军他……们会更……瞧不起我……谁……还瞧得起……我……"谢孤鸣似乎根本没听到柳先生说的最后一句,又半晕半醒地自说自话。

             柳先生又是怪眼一翻,"今儿算你命大,有贵人救你",抄起另一只白色的药碗,揭开被单抬手便往那层已经凝结的膏药上又是一拍!

           谢孤鸣这回彻底痛透了,吃痛后清醒地面孔最后却突然笑起来,他知道,这一局他赢了。

13.东北方向

          伤好后的谢孤鸣并不意外的发现最近他被刻意为难的次数少了许多,那日他又在苏府的院子里晒书房里的那些旧书,苏睿一个箭步走过来,谢孤鸣有时真很诧异沉稳如苏瑾深者怎么会有苏睿如此情绪变幻莫测像一只小老虎一样的妹妹,一想到自己家文静温柔的亲妹子谢明依,谢孤鸣更是感到一股强烈的不真实,算起来他也半年没回家了。
    
         "谢门客,帮我办件事吧,我帮哥哥在庙里算了一张签,你拿好去羽林天军大营找他。"苏睿晃了晃手里那张折起来的红符条。

         "现在?就只送这张签?"谢孤鸣深知苏氏上承果毅侯苏秀行,如果苏家真有什么绝密的东西估计也会用天罗的法子来传递,轮不到他这个外姓门客,但他还是多问了句。

        "就这张签,是上上签,让他近东北方,所以一定要拿给他。"

         谢孤鸣一手抱着几本书一手拈住一张红纸出了苏府快到羽林天军大营时,他突然犹豫了,刚才苏睿说上上签是近东北方,他也不准备翻开那张纸看看到底写了什么,他突然向肉眼不可见的东北营门方向望了过去,出生世家的谢孤鸣自然不信天启城隍庙那点玄学,但他就如一个找到了新游戏的孩童一般,姑且也乐意一试。

        而一个月后,他真去城隍庙的功德箱内扔了五十金铢,庙内的大和尚在一旁看着哗哗落下的金铢笑着不停道谢。

14.人满为患

        自从那次谢孤鸣去羽林天军大营送签后,苏府大大小小只要不是绝密的东西大多会让他跑腿,以谢孤鸣自身的能力把事办好并不难,偶尔还会闲暇时刻参加了一些士兵的酒宴,谢孤鸣不太能完全解释突然的峰回路转是为什么。

         那张签大概是谢某人的上上签吧。一次酒宴上喝醉了他稀里糊涂的说了一句,谁知被在场的苏睿听去了,一把揪住他说你怎么那么傻,我说是东北上上签你也信!他只能假装迷糊地应了句那对方就是自己的贵人了,连随意这么一说都能改他命数,最后苏睿也拿他没法子,任他趴桌上睡了。
  
         第二天天没亮苏睿就拍醒他,告诉他今日稷宫有她哥哥的课,千载难逢的机会,去晚了可没座位。谢孤鸣瞬间酒醒了,就着浇花的水桶一边洁面一边询问上课的时间。
  
          跑过几个街口,谢孤鸣亮出苏府的腰牌,快跑进了稷宫,这会儿已是夏日,稷宫早没了梨花,谢孤鸣觉得有些可惜,但再过一两个月估摸稷宫的梨子也要熟了,早闻稷宫梨花酿醉人香,去年萧无陀还亲自送了爷爷好几坛。

         "这位同修,请问今天上将军的课是在……"

         "没听说过,今天早上倒是有一群同修往韬略堂去了……也没听他们说什么上将军……"
     
         谢孤鸣也没心思和这个愣头青解释,往韬略堂的方向跑了过去,而事实确实是他只能坐在走廊上,韬略堂除了讲师的位置早已坐的水泄不通,三五个人围着一张座位,连能落脚的地方也很少,谢孤鸣也不认为自己的身板能挤得过这群军校生。

         先占据住走廊吧,他安心在离内堂最近的走廊找了处位置,盘腿坐下。

–TBC

        

        
      前文连载:http://christinagu.lofter.com/post/275eb3_1276ede5

    

  

         
         

       

        

        

评论
热度(4)
 
 
 
 
 
 
 
 
 
© IW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