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说唐城与蔷薇

如果真要把风炎写成理想的实体小说,大概执笔的人(们)需要《妖猫传》里白居易的样子吧,不疯不成魔,着了魔障,夜夜都想梦回那时候的人看着那一切,看它如何升华,如何万丈光芒,如何倾尽了它所有的风华,才能写出那种理想的故事吧

看电影时就不禁一想,缥缈录电视剧便在唐城拍,大概也就是天启吧,遥想极乐之宴当晚,人海涌动城里千万沟壑如被火烧起来的银河,宛州富裕,王朝世世代代的积累奠定了修文末期的与风炎早期的盛世之颜彼有此情此景,蛮蝗席卷后,天启仍然散发着灿烂富贵的紫色,而这场绚丽的夜幕下,是不是也有一群少年在繁华的街道跑着马,奔过葵花时代留下的那口隐隐传出龙吟的枯井,跳上驶入奢侈宴会的小舟,宴上美人起舞,少年们诉说着自己的志向,指着北边的地方豪饮狂歌,醉了便躺在美人的膝上, 那黑夜中豪赌的谋士与皇子踩在冬日新生的冰面上笑的如此的猖醉,那注定会改变历史的一夜,雨水洗涤了这繁华的世界,它将政变逝去的血与魂化为烟花般灿烂,蔷薇的荣耀又将开遍这片大地,冰河铁马,暴雨朝堂,它被染的如此的绚丽,而它又如电影中的盛唐的极乐之宴一般,王朝震惊九州的威严与排山倒海军功背后留下的是累累白骨与被权力彻底搅得粉碎的世界,谁都没有逃脱,胤朝病了,她最后的繁华,风炎这把巨火烧空了它,镜头下玄宗走在大道上不断逃跑地蹒跚步伐让我不由想到回到东陆的英雄们,那一刻突然觉得他们是何其的相似,极致的荣耀,背后只有灰暗的战争与死亡,和权力丑陋的面孔,那层粉饰它的极宴彻底消失了,她就是胤这个帝国的风华,她绚烂,她极致,她的故事里充满了纯粹的气壮山河的烈曲,而最后她死了,留下指甲间的血痕,在胤被历史尘土的淹没中拼命的往外爬,然而英雄们还是死了,最后他们死于残忍迫害,死于无须有罪名的斩刑,死于阶前悲愤自刎,这就是这个王朝,它连自己的丑陋都不肯自己承担,把它全部抛给了曾经象征这帝国璀璨盛世的英雄们,极致的绚烂又极致的枯萎,伴随着乱世戏谑地铁蹄,它彻底沉睡了,它不是死亡,因为每隔几十年几百年就会有同样的万人歌颂的时代循环出现,但并不会再有第二个她了,求而不得,求而既得,也就是几十年一瞬吧,如果这是真的历史,那走向刑台的老人与那再也无法站起来的教宗应该是最有可能也在这一世做到了《妖猫传》里提及的所谓“无上密”的境界吧,认识到谎言,然而仍拥抱了真相,一瞬生死一瞬繁华,虽然这是注定的结局然若再来一次所有人还是会对她投去注视,留恋的不放过这场大梦般美好的每一个细节,想无数次的沉入她怀里,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剑。

评论(1)
热度(18)
 
 
 
 
 
 
 
 
 
© IWR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