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爱与死亡难以辜负

👏👏👏👏👏

老王渴望挥金如土:

群里关于洛天鸿→苏瑾深,纯单箭头,除此之外无CP,无法接受单箭头勿入。我真的很混乱邪恶了。

设定基于狮牙之卷和兵狼挽歌,bug部分纯属私设。

————————

洛天鸿二十五岁的时候拜在苏瑾深门下,跪在韬略堂里额头触地,竭力克制自己声音不要发抖,学生洛天鸿,愿拜羽林上将军苏将军为师。

帐慢后老人身形不动,只淡淡应了一声嗯。洛天鸿于是双手捧出漆盘高举过顶,盘里红布包十枚金铢,摆一张拜师帖。帐慢后良久无动静,洛天鸿几乎举得手臂发酸,苏瑾深才低低笑一声,算是接了帖。

苏瑾深从此收他做学生,诚心诚意待他,谆谆教诲倾囊相授,真是一点没有藏私。开春的时候苏瑾深坐在演武场边看他练习步法,太阳下熠熠白发,是深海里银白珊瑚。洛天鸿一个步子走错,苏瑾深随手拈块石子屈指弹出,准准地打在他脚踝,我怎么跟你说的?一步错就整个重来。

洛天鸿有时候恨自己生迟十年,只来得及爱一个已死之人。他爱上苏瑾深的时候苏瑾深早已经死了,没得商量,平和温文常带笑意,眼神枯槁。苏瑾深是温润齐整的雕像,是泛黄的史书,是墙上生锈的神兵利器,是腌臜潮湿的青苔,会动会笑会说话,学识渊博言谈风趣,坐在青纱帐后将兵书阵法向他娓娓道来,只是不会爱。

苏瑾深不知道爱,也不知道恨,不是很想活但也不想死。时间像净水,洗出一个无欲无求的苏瑾深,长久的时间里他只是静默地存在,像是什么不肯消散的幽魂,没有威胁也惹人生厌。偶尔有人来见他,例行公事地一问一答,填满一张纸,那些好奇的恶意的眼神投过来,问你怎么还不去死呢?苏瑾深只是报以宽容微笑。

洛天鸿深夜里点着蜡烛看着苏瑾深给他的旧笔记,想象他老师的少年时期,想出一个青春勃发的苏瑾深,站在角落里用一双黑沉沉眼睛看他,锐气逼人,四肢身体被地下钻出来的骸骨拉着扯着,那些森白死黄的死人骨头拉着他,要把他也一同拉到地底下去。洛天鸿拔剑去砍,只是迟了一步,苏瑾深就被那些骨骸拖进了黑暗无边里,不忘回头,对他歉意一笑。



评论
热度(7)
  1. IWRU你是我心上的惨白月光 转载了此文字
    👏👏👏👏👏
 
 
 
 
 
 
 
 
 
© IWRU | Powered by LOFTER